申博娱乐平台

今日早报 数字报纸

Posted On
Posted By admin

作家刘继荣在博文上说,她上中学的女儿,因成绩平平,同学都管她叫“23号”,她的班里总共有50个人,每每考试,女儿都排名23。久而久之,便有了这个雅号,她也就成了名副其实的中等生。但是却被全班学生全票推选为“最欣赏的同学”,理由是乐观、幽默、善良、好相处、守信用等。她开玩笑地对女儿说:“你快要成为英雄了。”女儿却认真地说:“我不想成为英雄,我想成为坐在路边鼓掌的人。”

从上述网民的议论中,选取一种看法,写一篇文章,可以讲述故事,抒发情感,也可以发表议论。

读“坐在路边鼓掌”,或多或少,你都能找到那个自己。有人说,鼓掌的是中等生;有人说,领跑的英雄,是那个优等生。

妈妈的纠结,孩子的天真,在不同的人读来,都有各自的共鸣。这个共鸣之下,对于中等生,不同的人又会是怎样的态度?

家长方女士说,这个故事,她之前也听说过。她觉得,“这孩子挺可爱,说不定,在未来,她可能不是一个鼓掌的人。”

如果自己的孩子,是名中等生;如果自己的孩子,没有远大的志向。你,愿意接受吗?

“愿意。”方女士干脆地表示。她愿意接受自己的孩子只是一名普通的人,在路边为人鼓掌。在她看来,“只要孩子愿意,只要孩子开心就行。”

“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位置,如果不适合,又何必强求呢?这样他也不会快乐,不会幸福。”方女士认为,“如果没有做红花的能力,做绿叶也行啊。”

如果孩子能为人鼓掌,这是多么地了不起啊。“他肯定懂得欣赏别人,他不会嫉妒别人,他有很美好的态度,他知道美。”方女士说。

她的孩子,就是在一个宽松的环境之下成长,“我们不会强求她什么。”欣慰的是,“她精神很健康,很大气,也很懂事。她还说,去美国读书之后就会回来,要照顾我们。”

谈及“争优”,正在读高二的学生小方说,“这是人往高处走的‘天性’。”她也尝到了争优的甜头,“这是个良性循环,当有了成绩,受到表扬时,就会更努力主动地去向上。”

不过,看着身边费力争优的同学,她也有些无奈:“我们评价体系是单一的,只有一个维度的好与不好。所以,你必须去考好成绩,考这个那个,不管是否适合。”

如果争优中,能发挥出潜能,“大家就该争啊”。可现在,“情况却相反”,“感觉大家都很累,并不快乐。”在她看来,争优的一个前提是,“要快乐”。

读小学时,小徐是尖子生。但进了初中后,“成绩好的太多了”,他成了一名“中等生”。而一切的纠结、无奈与郁闷,都由此产生。

“我很努力了,可每次月考下来,无法再像以前那样,受到关注了。”说这话时,小徐有些黯然。关注,总是给班里成绩好的学生。

现在,他只是希望,自己能考上一所不错的重高。这样的话,“那个暑假,我可以疯玩了。”

杭州师范大学人文学院中文系教授刘晓伟认为,从心理学上看,成绩好的学生得到老师的“正面关注”(即表扬肯定)会比较多,表现不佳的学生得到老师的“反面关注”(即批评指责)会多一些。

相对来说,中等生在教育环境中是最容易被忽视的群体,而这个群体也是人数最多的群体,他们学习成绩一般,性格不张扬,也没有突出的才干;他们就这样被淹没在“一般”之中,而对他们的生命成长来说,更需要得到老师(包括家长)的正面关注。

导致这种现象的原因有两方面,客观上,班级人数比较多,老师没有那么多的精力顾及到每位同学;从主观上讲,在应试教育体制下,许多老师也没有真正认识并切实做到平等地对待每一位同学。

说到深层次的原因,其实在于整个社会、整个教育的评价体系往往是一元的价值取向,即以考试成绩作为衡量学生优劣的主要标准,缺乏多元的价值评价体系。

在教育孩子成为什么样的人的问题上,光用成绩、学历和能力来评价是不全面的,最重要的是教育孩子做一个好人、一个善良的人。

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说,这个故事中,可以读出很多无奈。这是,现实与理想的冲突。

熊丙奇认为,理想状态,是找到自己的个性,做最好的自己。教育的实质,是让每个人的生活更美好。因此,它不要求学生与学生之间比出高低,而是要让孩子们每天有进步,并从进步中感受到快乐。

但在现在的评价体系之下,家长社会期待你成为优等生。只有成为优等生,才能分享最好的资源。

虽然,不少人读这个故事能产生共鸣与感慨,但迫于社会的压力,家长还是继续送孩子上特长班,要孩子考各种证书,学生还是不得不去追逐“优”。90%的孩子的快乐就被这样葬送在追逐10%的成功几率中。

杭州师范大学人文学院中文系教授刘晓伟点评认为,从命题内容看,今年的作文题目与“中间群体学生”关系更加密切,这一点跟以往的作文有所不同。以往作文无形中更适合学习、能力等方面都不错的孩子发挥,而今年的作文对于中等学生甚至学困生来说,应该更有话可说。这一变化也体现了素质教育课改要求的理念,即为了一切学生。

从命题导向看,主要是引导中学生建立多元价值观,发挥自己的潜能,做最好的自己。

不管是中等生还是成绩优秀的学生,他们在人生的一定时段都可能会面临各种不同价值观的选择,都会面临人生的困惑,在困惑面前怎样认识自己,发挥自己的潜能,是大家都需要去学的。

今年高考作文的价值导向很好,不同程度的学生也都会有话可写。不过如果想得高分,还要有新意,有特色,具体来说就是选材独特、寓意深刻、文字表达具有表现力。

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认为:这是个热门的话题,贴近现实生活,学生能有真切的感受。而开放性材料作文,学生也有发挥的空间。不过,思辨的空间不大。因为很多内容是既定,比如现有的评价体系是既定,中等生、优等生的情况是既定的。那么,学生的纠结矛盾心态,也就既定了。

在熊丙奇看来,一道好的高考作文题,该具备两个条件,“可想,有很大的想象空间;能自由表达”。据此评价,他认为,“浙江作文题算中等。”

Related Post

leave a Comment